35选7开奖走势图表

 

首頁 > 商洛人 > 商洛人新聞

【商洛人】 年過八旬,完成六十八萬字的古詩文注釋!他——“用真誠書寫人生奇跡”

2018-09-30 15:17:56
商洛之窗 

  視頻錄制:楊森 雨蕊 阿莉

  視頻剪輯:程雨蕊

  年過八旬,完成六十八萬字的古詩文注釋!

  他——“用真誠書寫人生奇跡”

 

  不久前,八十一歲高齡的趙遵禮老先生來電話,問我在什么地方。當時我腰椎間盤突出臥床,他說他給我送書來了,人在報社門房。我說:“您老就在那兒等著,我讓人去接您。”

  我趕緊給同事小李打電話,讓他去門房接趙老。過了一陣子,小李來電話說:“趙老師回去了,贈送你的書我放你辦公室了。”

  能下床上班了,我急切地來到辦公室。打開門,發現一本《商州舊志古詩文校注》足有一手板厚,放在我辦公桌上。我急切地打開,一段文字映入眼簾:古籍校勘注釋,是一項繁難的學術研究工作。版本甄別、脫漏補正、史料辨析、訛謬勘誤、疑難化解、典故溯源、探微發覆等等,凡此種種無不是對校注者學識才能的考驗。有道是“事非親歷不知難”,此中甘苦難與外人道也。

  (攝影:張志宏)

  上述這段文字,是《商洛日報》前任總編輯、商洛著名學者張中山老先生為該書寫的序言片段,由此可見趙老校注付出的心血。68萬字的注釋,出自年過八旬的趙老先生之手,正如張中山老先生所言,怎能不“令人欽敬!”

  更令人欽敬的是,9月26日上午我們前往商洛中學拜訪趙老先生時,記者想把話題引到養生上來,他卻不斷自動“跳轉頻道”,一連講了三個注釋時發現的原文笑話。趙老對我說,完成了《商州舊志古詩文校注》,了卻了他一樁心愿,算是晚年報效家鄉父老鄉親。趙老風趣地說:“生命不息,戰斗不止!”

  我拜訪趙老回來發朋友圈,網友“風景這邊”稱贊他“用真誠書寫人生奇跡!”網友“黃就是皇”評論說:“對于趙老師這樣的飽學之士要好好宣傳。他嚴謹的治學態度以及求真務實、善于鉆研的治學精神值得我們每一個年輕人學習。”

  趙遵禮談讀書

  采訪了一次趙遵禮老師,竟然跟他成為了一生的朋友。二十五六年以來,他嚴謹的治學態度,一直影響著我的成長。

 

一、先博后約筑牢根基

  記得很早的時候,趙老師就對我講,讀書最忌諱一知半解,讀書之要在于學以致用。他引用朱熹的“循序漸進,未通于此,不敢涉于彼”,告誡我讀書先要讀懂,不可半通不通,不能似懂非懂。他的透徹不僅貫穿于他的學習和做學問之中,也滲透在教學中。他的學生,包括我,得益于他的熏陶,受益匪淺。

  他從我對他的采訪中發現,我的功底不夠扎實,卻發現我學習態度端正,有可塑性,因而愿意視為徒弟,真心傳授經驗。他告訴我,先博后約,打好基礎,然后再專業化,向研究課題進軍,一步步提高,這是他讀書的“出入法”。他說,從字書、詞書包括舊時各種啟蒙書籍讀起,特別是把“六書”弄通,知道漢字是怎么造出來的、怎么用的。然后學語法,把古今語法弄通后,再學修辭。接下來大量閱讀各種書籍,如經、史、子、集,凡是文史哲方面的書都貪婪地讀。還要做到有的精讀,記好讀書筆記。他說他記了幾十本筆記,抄家時都被抄走了。當然,有的可以略讀,有的僅瀏覽就可以了。

  (攝影:楊森)

  有趣的是,讀書印象如何,達到怎樣的效果,趙老師有標準。他說,有的一定要記的很清,有的則可以記個大概;有的雖大多忘了,但重點部分要有印象,能記得在什么書中談過什么問題,容易查找和復讀。

二、用好“工具”

  我在請教趙老師如何讀書問題時,他講得最多的是用好“工具”。他坦誠地告訴我,他沒讀過大學,沒讀過高中,連初中都沒有讀完,如果不會用“工具”,自學、讀書只能是自己哄自己。他在長期的自學過程中,總結出了一套非常適合自己又“很管用”的辦法——參讀相關書籍。他說,比如讀《左傳》,要同時讀《榖梁傳》,讀《公羊傳》。讀《二十四史》時,《史記》和《資治通鑒》參互讀,正史和史話、野史參互讀。

  一定要用好工具書。沒工具書或工具書太少不行,而把工具書作為擺設,不會用,養不成使用的良好習慣,也不行。瀏覽趙老師的書柜,我發現他有幾十種工具書,比如《說文解字》、《爾雅》、《康熙字典》、《古漢語字典》、《詞詮》、《詞源》、《詞海》、《十三經索引》、《中國古代名句辭典》、《典故詞典》、《中國歷史紀年表》、《歷代官職表》等。還有六七種不同的人名詞典,以及其他的一些雜七雜八的工具書。這些書他經常用,有的已經磨損,很舊了。

  趙老師雖說年齡大了,但思維敏捷,能夠接受新生事物。他的電腦用的也不少,能充分服務于索檢各種資料,連百度也經常使用。趙老師告訴記者,工具書就是他的老師,幫助他解決了一個個疑難問題。

三、讀書幾乎成為他業余生活的全部

  盡管趙老師“連初中都沒有讀完”,但讀書幾乎成為了貫穿他一生的業余生活的全部。

  記得當年采訪趙老師,我們的話題是從他的學歷聊起的。一個中學特級教師,又是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專家,怎么會只是初中畢業呢!記者非常好奇,但趙老師卻公布了一個事實:他“其實連初中都沒有讀完。”當時學校號召抗美援朝,他報了名,家里反對,從此也不準念書了。后來參加了四個月的速師培訓,就做了小學教師。記者納悶,這水平能適應當時的工作嗎?趙老師似乎揣摩到了記者的心思,爽朗回答:“發奮讀書,堅持自學,就逐步適應了。”

  (攝影:楊森)

  其實當時記者有所耳聞,趙老師不是一般的喜歡讀書,而是讀書幾乎成了他業余生活的全部。在以后的交往中記者發現,趙老師與書結緣,樂此不疲。

四、讀書,除了可以適應教學外,還為了有點學問

  那么,趙老師發奮讀書是為了適應教學呢,還是另有其他目的呢?

  趙老師坦言,適應教學是重要的一個方面。他告訴記者,作為人師,不能誤人子弟,必須有豐富的知識。他說給函授的中學教師講語法,這是大學的課,他連續帶了二十年高三語文,起初大學錄取比例才5%,高三課程不少內容實際已是大一的課,必須把所授課程融會貫通,講課講得左右逢源才行。另一方面,人一生不能白活,沒有知識是很恥辱的事。他說他不愿自甘平庸,想使自己聰明點,有點學問,不被人鄙視,對社會有點用處。

  趙遵禮是如何著書立說的

 

 

  趙老師曾經在政界干了將近二十年,后來又回了學校。據悉,他從政前就已經教了幾年初中語文。“文革”后期,把他非法隔離了560多天。給他的罪名是“這個小小基礎干部要篡黨奪權”!每次談到這些,趙老師都顯得有些激動。他說,這“簡直是開玩笑”。欲加之罪, 何患無辭!他告訴記者,當時那種荒誕至極的做法,迅速使他對從政心灰意冷,甚至有些厭惡。趙老師回憶說,不過凡事都有其反面。正是隔離,讓他有了時間,開始了寫書。沒有紙,就在紙煙盒上寫。

  就這樣,他完成了他的第一部書《現代漢語句子成份的分析》的理論部分。

  平反后,領導多次擬以重任要他重回政界,而他這個時候對寫書做學問非常有興趣,怎么會答應去干自己不感興趣的事情呢!

 

二、利用一切業余時間著書立說

  第一次趙老師把他出版的新書贈送給記者,是記者采訪他之后不久。記不清是哪一天了,只記得那天中午我在午休,聽有人敲門。急忙打開門,沒想到是他。他介紹說,《現代漢語句子成份的分析》是1980年出版的。當時,商洛除了專職作家外,李高信老師出過一本《魯迅筆名研究》,趙老師這本書應該是第二本。他的《現代漢語復句辨析》的出版時間是在重回商中之后,但書稿是在商縣函授部做高師函授教師中完成的,是想在服務教學的同時,給語言學的發展增磚添瓦。

  2009年12月底,趙老師第二次來給我送書。這次是到我的辦公室,他說《二十四孝圖文解讀》是一本帶有學術研究性的書,相信我會喜歡的。說實話,也是趙老師的解讀,才使我真正理解了《二十四孝》。他說解讀的動機在該書序言中已經說到了——“正妄說,防謬傳”。當時學術界對《二十四孝》的解釋有好多錯誤,也有不少爭議,趙老師便對其做了注釋、翻譯和點評。應當說這對《二十四孝》的研讀是有益的。

  這次我們就他著書立說談了很多。記得他談到,還有幾本書待出。但他反對買書號出版,說不想出了。記者問趙老師不會是錢的問題吧,他說錢不是問題,就是看不慣這種現象。記者勸他不要糾結,應該盡早出版,先睹為快。他說那就不管要不要買書號,出了,只要有益。

  第三次贈送我的書,是2015年4月下旬,這次有他的散文選、論文選,是作為內部資料送給我的,沒有公開出版發行。

  據記者了解,目前趙老師已經出版了14部專著,不下300萬字。

三、“時間就像海綿中的水,只要肯擠,總是有的”

  既要教書育人,又要著書立說,會不會顧此失彼。商洛中學與他共過事的一位老教師說趙老師教書育人與著書立說相互促進,相得益彰。

  而趙老師卻說,當時工作負荷很重,要備課,要給學生編寫高考練習題,平均每天要批改十幾本學生作文,有時還要代學校寫一些這樣那樣的材料,當時還擔任著班主任和教研組長,確實忙得很。但是正像魯迅先生說的“時間就像海綿中的水,只要肯擠,總是有的。”

  (攝影:楊森)

  他介紹說,抓緊一切教余時間。充分利用晚上、節假日、禮拜天、寒暑假。常常通宵達旦。別人休息或旅游去了,他在讀書、寫東西。每逢禮拜天或節假日至少也要寫一篇論文。那篇兩萬多字的《現代漢語語法常識要略》,就是1984年春節期間寫成的。他說,這些書和文章都是刻苦換來的。

 

四、能達到什么水平,讓社會去評說

  (攝影:楊森)

  畢竟趙老師學歷很低,我問他沒有讀大學遺憾嗎?趙老師笑著說,說遺憾也不遺憾。如果上了大學,在名師的直面指導下,也許會學得更快、更好。比如訓詁學中一些字的古讀音,有了老師,就可以聽到老師的讀音,看到老師的口型。說不遺憾吧,因為大學生的書,研究生、博士生讀的書,自己都讀了。他說他的專著和論文,大概能說明一些問題了。究竟能達到什么水平,讓社會去評說吧。一個只有初中肄業學歷的人,早在1988年就被評為中學高級教師、1993年被評為特級教師,工資一次升了五級,并且終生享受國家特殊津貼,個人事略被選入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人物辭典》,這就是國家對他的認可,他說他知足了。

  (攝影:李少虎)

  趙遵禮先生,晚號隅翁。生于1937年。讀初中時因故失學,發奮讀書,自學成材。1956年入黨。前半生先教書,后被調入黨政系統工作多年。因在政治運動中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平反之后,淡泊仕途,謝絕重任,決意重回教育界,矢志治學。后半生先在商縣函授部任高師語文教師兩年多,繼在商洛中學連續任教高三語文課程二十多年。共培養出畢業生近三千名,其中多名學生考入北大。他的學生遍布全國,不少已成了教授博導或處級以上干部,有的成了著名企業家。僅商中教師中,就有他幾十名學生。他被評為中學語文高級教師、陜西省中學語文特級教師,終身享受國家特殊津貼,個人事略被四部委載入《中華人民共和國人物辭典》。

35选7开奖走势图表 重庆时时踩开奖视频 重庆时时彩2期4码计划 浩博最新官网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云南时时前三走势图带连线 时时彩稳赚万元 幸运pk10计划 时时彩后一计划倍投表 mg游戏是指 重庆时时后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