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选7开奖走势图表

 

首頁 > 生活與法 > 法語閑說

江蘇漣水縣吳洪友涉嫌詐騙、非法集資1.88億元遭實名舉報

2018-08-28 17:38:52
來源:法制與社會 

  江蘇省淮安市漣水縣,古稱安東,因縣境有漣河而名漣水。是智慧之鄉,教育名城。

  然而在這歷史名城中近年來卻出現了一個涉嫌私刻公章冒用公司名義詐騙數千萬、非法集資數億元、組織黑惡勢力打壓群眾的人--吳洪友,私刻公章證據確鑿、依法立案卻無進一步進展,非法集資156戶案值1.88億元一分不還,依然住在豪宅中,是什么原因讓他逍遙法外呢?

緣起

  據舉報人許家才介紹,其原來曾任江蘇某鎮干部,響應國家號召下海經商,生意場上發展不錯在當地小有名氣。和吳洪友認識是通過當地朋友介紹,2008年吳洪友到南京找到許家才,稱想一起做點事。2009年許家才準備為家鄉建設做出一份自己的貢獻,隨后便和吳洪友等6位朋友投資注冊了淮安城開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開公司)。2010年1月,城開公司與漣水縣國土資源局簽訂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出讓合同,約定城開公司通過出讓方式取得漣水縣炎黃大道北側、淮海路東側66405平方米國有土地使用權。城開公司在支付8350萬元土地出讓金后,于2010年11月取得了國有土地使用權證(土地用途為商住),投資進行凱旋國際廣場項目的建設。

  2010年9月,城開公司召開股東會并形成決議,對凱旋國際廣場項目實行分片分塊股東內部承包經營,將該宗地分為3塊,沈某開和許曉軒(許家才兒子,現誠開公司法人)負責一塊,吳洪友和薛某負責一塊,另外兩位股東負責另一塊,其實這也是一次“分家”,各做各的互不干涉;

  城開公司與吳洪友、薛某簽訂內部承包經營合同,約定:城開公司(甲方)將凱旋國際廣場商業區的1號樓、2號樓和4-7樓、大酒店及地下車庫發包給吳洪友、薛某(乙方)承包經營;承包方式為乙方全額墊資、自建、自售、自留自營、自負盈虧;甲方協助乙方協調解決相關部門工作;乙方的銷售價格、銷售計劃策略和優惠政策等均由乙方自主決策,甲方及他人不得干涉等條款。城開公司又于2012年3凱旋國際廣場項目內部清盤結算,對提留的承包金和支出費用按股份進行清算分割。

涉嫌非法集資1.88億,私刻公章詐騙近四千萬元

  許家才說自簽內部承包協議后就各自建設經營,吳洪友自2013年起有計劃、有預謀的集資詐騙,以凱旋國際項目內部承包合同和高利息為誘餌,通過人人相傳、口口相傳、一房兩抵、一房多個承諾的方式從社會上吸納資金,吳洪友的同學梁仲軍(音同)專門在社會上散播消息找投資人。淮安中院法官找吳洪友談話筆錄中吳洪友自認有156人總計資金1.88億元。所有錢都轉移到了外地,致使項目處于一種癱瘓的狀態。這些情況公司其它股東都不知曉,直到他跑掉了,債權人將城開公司起訴了才知道這個情況。

  經過調查,吳洪友私刻了城開公司四五枚公章、城開置業銷售章一枚、漣水凱旋國際服務公司公章一枚,利用公章騙取了民眾接近四千余萬元。漣水縣人民法院一審及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都判決城開公司承擔民事責任后再向吳洪友追償。嚴重損害了城開公司的合法權益和侵害了城開公司的名譽權,城開公司支付了巨額的案件訴訟費、律師代理費及其他費用,城開公司股東許曉軒、薛家秀的多套房產被吳洪友私刻城開公司公章詐騙的債權人查封。

  “吳洪友私刻公章進行詐騙這不是第一次了,前些年在漣水投資的無錫龔總也是遇到了吳洪友私刻公章咋騙”許家才說到。

  2007年無錫貝康包裝材料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龔志勇,應江蘇漣水經濟開發區管理委員會相關領導的盛情邀請,與吳洪友,在淮安市漣水縣工業園區合資成立了淮安市貝康包裝材料有限公司。本以為這是良好合作的開端,可以為當地經濟發展帶來正面促進作用,沒想到卻為部分人謀取私利、違法犯罪提供了機會。開業僅半年時間,吳洪友便以虧損為由,不顧無錫貝康的勸阻,于2009年3月一意孤行停止了工廠的生產經營。無錫貝康反復做工作,幫助淮安貝康恢復生產的建設均被股東吳洪友無理拒絕。無錫貝康迫于鞭長莫及只能同意和股東吳洪友協商處理淮安貝康的資產清算和解散事宜。2010年4月,股東江蘇漣水經濟開發區管理委員會簽署了《產權回收協議書》,將淮安貝康的土地、房屋及地上全部附著物以1060萬元的價格轉讓給江蘇漣水經濟開發區管理委會。合同約定淮安貝康的股東在處理完淮安貝康所有債權債務、并辦理注銷手續后45日內,漣水開發區管委會支付第二期轉讓款400萬元。

  然而雙方在處理淮安貝康債權債務和解散事宜時矛盾重重,股東吳洪友拒絕提交淮安貝康的財務帳冊用于審計,更拒絕提供淮安貝康開戶行的銀行往來清單。基于股東吳洪友的不配合,無錫貝康于2011年9月向漣水縣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清算并解散貝康公司。2011年11月11日法院組織調解過程中要求股東吳洪友提交淮安貝康的財務帳冊及印鑒,無錫貝康在其提交的印鑒中突然發現了無錫貝康的公章,大為震驚。因不知其私刻章公章的真實用意,當時沒有提出異議,該枚公章連同淮安貝康的財務帳冊及印鑒一起封存在了漣水法院。后經反復思考,無錫貝康的公章很有可能是在淮安貝康領取漣水開發區管委會支付土地、房屋轉讓款時需要使用。 無錫貝康隨即向漣水開發區管委會求證,經證實第二期轉讓款400萬元中的390萬元已經于2010年7月13日支付給淮安貝康!無錫貝康居然對此事實毫不知情,更無從知曉轉讓款的去向!更讓人發指的是,淮安貝康300多萬元的設備竟然被人拍賣一空!拍賣人是誰,賣了多少價款無錫貝康無從得知!

  根據以上情況無錫貝康于2011年12月1日向江蘇省淮安市公安局提交了報案報告和報案材料,并向江蘇省漣水縣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但是至今沒有一個部門落實。

轉移資產購買別墅、豪車

  吳洪友從2013年起就將非法集資所得轉移到其親弟弟吳某亮名下,以其弟名義在蘇州金雞湖購買別墅,置辦了礦產,注冊了“蘇州亨源酒業有限公司”,注冊資本金5000萬元,經營洋河酒總代理,新疆葡萄酒總代理,注冊了“蘇州民達投資咨詢有限公司”,注冊資金本1000萬元。并有債權人已從銀行系統查到吳洪友向洋河酒廠打巨額購貨的流水。吳洪友家在淮安綠地、富春、漣水萊茵風情等多地購買豪宅,一家四口人多輛豪車。

依法維權遭報復,恐嚇、潑糞無所不用

  為了維護公司及股東的合法權益,城開公司只能依法報案維權,卻沒想到報案卻是噩夢的開始,吳洪友為了阻止城開公司報案從2015年9月到2016年1月初多次向舉報人許家才發恐嚇信息,到門上貼恐嚇信。許家才提供的商戶聯名向縣委、政法委、公安局寄送的請愿書上可以看到:2015年9月10日,在紅星家具城門口貼恐嚇信、9月12日在家具城門口放花圈、11月4日又貼恐嚇信,以許家才騙他家財產為借口,要商戶搬出家具城,并揚言要放火燒掉家具城、11月5日一車建筑垃圾堵住家具城大門、11月8日在家具城大門口潑大便糞水。組織多人多次到許家才兒子許曉軒岳父岳母家尋釁滋事。2016年1月8日、11日、13日連續對城開公司辦公室實行打、砸、搶,漣城派出所委托物價局出具的損失鑒定報告書,上述違法事實在漣水縣公安局、清河區公安分局、南京鼓樓區公安局均有報案記錄,但至今一件未處理。

  2016年3月25日上午,許家才和司機及律師在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復印卷宗,后到漣水縣公安局補充吳建寧、吳洪友私刻多枚城開公司公章報案材料,吳洪友知悉后糾集多人進行跟蹤。中午,舉報人許家才等人來到淮陰師范學院賓館用餐后準備回南京。12點40分左右,許家才和司機剛上車,吳洪友糾集七、八個打手,手持斧頭和刀沖向舉報人許家才的車子,吳洪友老婆尹月梅用斧頭猛砸左側后座位車窗,砸開后,對舉報人許家才頭部猛砍,吳洪友手持菜刀猛砍車子后座位右側車窗,舉報人許家才沒有防范躲閃不及,左額被砍傷,雙手及左腿多處被抓傷和咬傷。司機許志玉下車后被吳洪友和雇傭的幫兇多人按倒在地拳打腳踢,手被咬傷,并伴有多處軟組織損傷。

  光天化日,在公共場所,情節惡劣,社會影響極壞,主犯吳洪友和雇傭幫兇在閘北派出所的掩蓋下,以存在經濟糾紛為借口,沒有受到任何處罰,在上級公安機關監督下直到2016年8月9日吳洪友老婆尹月梅僅被行政拘留17天。

利用關系栽贓陷害法定代表人

  2 016年9月8日吳洪友以股東知情權到漣水縣人民法院起訴城開公司,請求法院判決城開公司完整提供公司自成立至2016年5月30日的財務賬簿 會計賬目。漣水法院從立案到判決僅用了34天,在不尊重事實的其情況下判吳洪友勝訴。(事實是:城開公司就一個凱旋國際項目,實行內部承包、自負盈虧。2010年9月18日簽訂合同,2012年3月18日-22日內部清算,徹底分家,所有賬務按股東持股比例進行了分割,城開公司自2012年3月26日已有名無實,并且經股東會議決定:從2012年4月1日所有開發發票由各承包人自己保管。城開公司根本沒有建財務賬簿的條件。)

  城開公司向淮安市中院二審上訴,2016年12月14日立案,12月28日開庭,12月30日判決,從立案到判決僅用了14天時間,依然是吳洪友勝訴,維持原判。二審法院在判決書中稱,若上訴人城開公司有證據證明吳洪友沒有將經手的發票交給城開公司,城開公司可以另行主張。(沒有米,米飯從何而來?所以,沒有發票城開公司拿什么做賬?),就這樣一起使城開公司無能力履行的判決生效,進入了執行程序。城開公司接到法院吳洪友訴的股東知情案執行通知,立即委派兩名員工協助法院執行,把所有能夠提供的資料復印裝訂成冊送到法院執行局,又郵寄給段院長、執行局王局長,并匯報了向吳洪友要票據案還沒有判決,又書面申請法院“終止執行”,等拿到發票后建好賬再恢復執行;漣水法院執行局綜合科長朱某找城開公司委托人許志玉談話,由于字跡潦草,許志玉無法辨認要求打印。執行局以城開公司委托代理不簽字為由,在沒有向城開公司發出任何告知的情況下,將城開公司法定代表人許曉軒以拒不履行生效判決裁定罪移送公安機關立案查處,使無罪的人受到有罪追究。

漣水縣法院段院長主持正義

  舉報人許家才向漣水縣政法委、漣水縣法院、漣水縣公安局分別郵寄了撤銷案件申請書,得到段慶麗院長的高度重視,專門召開了院領導會議,討論研究吳洪友訴的股東知情權案是否存在判決錯誤,經過研究,認定漣水法院一審判決是錯誤的,二審維持更加錯誤,決定由負責業務庭的專委與淮安中院聯系再審,同時決定由漣水法院執行局向漣水縣公安局出具情況說明,由漣水法院生效判決認定,城開公司因特殊的經營模式沒有建紙質賬簿的事實,許曉軒拒不履行生效判決裁定罪理由不成立,應當予以撤銷案件。而公安機關卻產生阻力,堅持在網上對許曉軒追逃。

  無奈之下,為了討回公道,許家才依法維權,向江蘇省政法委、省高院省巡視組漣水駐點、淮安市委、政法委、市中院投訴。漣水縣法院又于2016年6月12日又向漣水縣公安局刑偵大隊出具了第二個情況說明,漣水法院淮安中院生效判決,認定吳洪友應向城開公司交付發票的事實,證明了許曉軒無抗拒行為,無任何罪名。不知何故,公安機關就是不撤銷該案,至今仍然將許曉軒掛在網上追逃。相反,城開公司于2016年2月18日報案吳洪友私刻城開公司公章,騙取他人錢財,情節嚴重,證據確鑿,直到2017年10月都沒有任何結論,城開公司申請上級公安機關督查,2017年11月14日終于立案。

  私刻公章、非法集資、組織黑惡勢力這些不論是那一條都達到了追究吳洪友刑事責任的條件,但為何事發近三年,吳洪友依然逍遙法外呢,難道真是印證了吳洪友的狂言:“我吳洪友在很多部門有很多投資人,誰敢把我怎么樣!”。在全面依法治國的大背景,我們始終相信犯罪的人不論他的關系多廣,力量多大,終究會受到應有的制裁。

  目前吳洪友因私刻公章,騙取他人錢財,已被公安機關于2017年11月14日立案偵查。相信有關部門會依法追回1.88億元的非法集資,維護156人的合法權益,維護社會穩定,維護法律權威,維護公平和正義。(汪小文)

  原文鏈接:http://fzgc.fzyshcn.com/news/1610642.html

  免責聲明:本欄目信息來源于自動抓取,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稿件僅代表作者抓取網站觀點,與本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中文陳述文字和文字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網不做任何保證或者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由任何懷疑或質疑,請即本網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35选7开奖走势图表 福建时时开结果 足球彩票分析预测 二人红中宝麻将规则 黑马计划客户端网页版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国际物流服务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 天津时时销量大吗 幸运飞艇4码倍投计划表 北京pk10赛车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