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选7开奖走势图表

 

首頁 > 科學 > 科學探索

西交利物浦大學:國際化不是目標,而是基因

2016-06-23 09:32:55
《中國科學報》 

原標題:國際化不是目標,而是基因

  ■本報記者 韓琨

  國際化應當是一種大學的機制,大學為學生和教師提供整合國際資源和參與國際化學習和科研的平臺,既包括硬件水準的國際化,也包括軟件層面的國際化。國際化的最高層次是師生員工包括大學真正成為世界玩家,可以在國際上有上乘表現、可以發聲和參與規則制定!

  今年是西交利物浦大學(以下簡稱“西浦”)開辦十周年紀念。經過十年的發展,該校已受到不少學生和家長的認可,在高等教育界內的改革與實驗意義也持續引發教育專家、學者們的關注。

  日前,西浦執行校長席酉民對話《中國科學報》記者,與讀者分享了他眼中這所“真正國際化”的中外合辦大學的發展特色。他并不欣賞外界冠之以西浦頭上的“洋大學”稱號,在他看來,西浦的辦學理念和發展模式是符合全球發展趨勢及社會需求的,也是高等教育應對各項變革與挑戰的積極回應。

  以學生為中心

  正是高考結束,考生開始考慮擇校的志愿問題。而在過去從無到有的十年中,西浦吸引了越來越多關注的目光,也得到了不少學生及家長的信任。那么,學校人才培養模式究竟有何過人之處,才會令學生和家長不畏高學費選擇前來就讀呢?

  對此,席酉民給出的答案很簡單:“因為西浦真正把學生的發展放在心上。”

  他進一步解釋:“首先,從根本上來說,學校關心學生成長是天經地義的,這也是大學回歸本質的一種體現。”席酉民認為,這種辦學思路解決了學校發展的本質問題。

  其次,席酉民表示,學校在對教育趨勢、時代發展特征等理解的基礎上,樹立正確的教育觀,這解決了辦學的理念問題。“比如,西浦不會想要控制學生,而是重視培養他們的獨立能力、責任感,釋放他們的潛能等等”。

  當然,解釋至此,都是辦學思路、教育理念等比較理論層面的內容,那么,怎樣才能把上述理念真正落實到學校實踐的方方面面呢?

  席酉民告訴記者,西浦所做的第一步是“讓所有人理解”,這里的所有人指的是與學校辦學相關的利益相關者們,從學生到家長,從普通教師到學校管理及行政等支撐服務者們,其實還包括上級主管、同行和社會上的利益相關者。

  “我們利用各種機會反復向學生及家長們解釋西浦的教育理念,也在開學典禮、校園開放日等場合盡可能地讓他們了解和體會學校的理念與文化。”他解釋道,之所以非常重視“理解”這一過程,是因為理解是各方在實踐方面真正改變行為的基礎。

  “最后,我們希望經過各方的努力,能夠通過以學生為中心的各種實踐創造出氛圍,從而自然而然地形成一種文化固定下來。”席酉民說。

  5月20日,西浦在高等教育創新年會西浦教育論壇上首次發布《以學生為中心育人體系建立指南》(以下簡稱《指南》)。席酉民表示,《指南》既是西浦實踐的理論總結,也是西浦希望在教育改革中發揮影響力的創新嘗試。《指南》旨在進一步推動提升國內高校辦學中“人才培養”的核心地位,引發高等教育界對國際教育重塑機會下中國教育如何應對挑戰以及“以學生為中心”的育人體系的研討和實踐。

  教學為生,科研為升

  在采訪中,席酉民提到,可能西浦在學生和家長眼中的第一印象是“留學預備營”“出國很方便”等,但實際上,西浦不僅在教育上有很深的探索和成功的實踐,在科研方面也十分注重。建校伊始,學校就定位為建設研究導向型大學,在學校下一個十年的發展計劃中,科研就是重點之一。

  對于西浦教師來說,進入這所學校教書并不容易,但進入這所學校之后所獲得的自由空間卻又足以令他們欣慰。

  所謂的進入很難,是指西浦招聘教師時的國際做法。“我們都是面向全球人才招聘,考查申請者的學術造詣、教學及科研方面的積累或者潛力,以及其對教育的熱情。”席酉民說。

  據他介紹,西浦對教師提出的目標是“教學為生,科研為升”,換言之,教學是第一位的任務,而科研方面,教師可以全憑個人興趣出發,或借助學校搭建的科研平臺進行校內外和國內外的科研合作。國際水準的薪酬水平保障了教師的生活水平,同時學校不在科研方面對教師作限制,對于一些政府科研基金、項目的申請,學校也只是鼓勵教師參與,并不設硬性考核指標。

  “做科研,對于老師們來說,是個人興趣的滿足,也是他們自身在學術界發展的必經之路。在這方面,學校給予了他們充分的自由,幫他們結合自身興趣去探索和發展。”席酉民說。

  在西浦,教師因為受到“教學為生”要求,對教學自然盡心盡力,科研可以從興趣出發,除此之外,在學校的服務和管理方面,他們也“感覺不錯”。

  “最直觀的例子就是,在西浦,任何老師可以很方便地找到校長聊天或者反映情況。而這在一般國內高校中是非常難的事情。”席酉民舉例道。

  他還向記者展示了手機中一段某教師發來的微信文字。這位曾經在國內某著名高校工作多年的教師向席酉民感慨,西浦給予教師的自由和支持實在是令他感動。

  真正的國際化

  近年來,國內有越來越多的中外合辦大學陸續開辦,除西交利物浦大學外,還有寧波諾丁漢大學、昆山杜克大學等,一些海外名校也開始來到中國大陸開辦分校,如上海紐約大學、香港中文大學(深圳)等,與此同時,國內大學尤其是一流高校也在不斷地提升自己的國際化水平,在教學科研等方面都越來越重視國際視野。

  面對這種發展趨勢,席酉民表示,我們應當對國際化進行正確的理解。

  “什么叫國際化?提到這個概念時,人們最常見的理解就是指標層面的國際化,比如國際留學生比例、國際教師比例、英文授課的課程數量、是否選用原版教材等等。”他說。

  盡管這些指標也是目前各種大學排行榜衡量大學國際化水平的普遍考查指標。但在他看來,這種對于國際化的理解和追求未免有些膚淺。

  在席酉民看來,國際化應當是一種大學的機制,大學為學生和教師提供整合國際資源和參與國際化學習和科研的平臺,既包括硬件水準的國際化,也包括軟件層面的國際化。而那些指標層面的國際化,應當是大學在國際化發展過程中順帶達到的水平,而非刻意追求的目標。國際化的最高層次是師生員工包括大學真正成為世界玩家,可以在國際上有上乘表現、可以發聲和參與規則制定!

  作為一所中外合辦大學,西浦在創辦之初就有著天然的國際化基因,而談到西浦的育人目標時,席酉民說,“世界公民”四個字是西浦的最終目標。

  設定這一目標的理由也很容易理解:作為一所國際大學,西浦培養出來的學生,無論畢業后在哪里工作,都要有全球視野和競爭力,因為他們要在全球市場上拼搏和發展。

  如何培養世界公民

  那么,“世界公民”目標背后意味著應當具備怎樣的能力呢?

  “跨國界、跨文化、跨專業的教育才能培養出世界公民。”席酉民說。

  “要參與世界競爭,首先,需要一種跨文化的理解力。其次,應該擁有一種復雜的心態。”他解釋道,我們過去訓練人的時候基本上是科學的心態、科學理性的分析。但是,現實社會的復雜,讓你必須有除了科學以外的對人的理解。

  “此外,學生還需要學會整合思維,包括西方的分析哲學以及東方的整合哲學,如何有效地結合兩種哲學思維。學生還應當不懼怕變化,積極地擁抱變化,擅長變化管理。這是未來跨文化管理必須具備的東西。”席酉民說。

  席酉民坦言,這樣的目標對于教育者提出了挑戰,必須再定義大學,反思教育,重塑教學。他說:“就大學使命講,我們看培養人,培養什么樣的人,怎么樣培養,我們就會感覺到肩上的擔子非常重。因為我們現在所從事的教育,已經跟不上時代的需求。我們必須改進。”

  在這樣的挑戰面前,傳統的教師在上面講,學生在下面聽的教育方式,已經不是時代需要的教育。席酉民強調:“學生根本不需要簡單地去記,一部iPhone基本上可以把大百科全書全裝進去,學生想了解的東西隨時可以查閱。”

  席酉民告訴記者,他對西浦的學生和家長常講一句話,“大學不是一個學知識的地方,學知識是一個過程、一個手段,大學是讓學生通過學知識成長的地方”。

  而現在,西浦在做的事情是把學校和網絡同樣變成一個資源平臺,在具備這樣的資源條件下,思考和探索讓學生從一個吸納知識點的氣球變成一個有造詣的人。“我們試圖通過改變教學過程,改變教學方法,讓學生變成有造詣的人,同時實現有知識的深度、廣度和高度。”席酉民說。

  作為校長,席酉民希望學生具有全面發展的素養,而學生中日益涌現出來各種寓于特色的個人發展案例,也讓他十分欣慰。他們可以在不同的文化環境中適應且發展,也并未被大學教育所限制,而是獲得了更廣闊的探索空間。

  “例如,畢業生薛伯特已經以電子音樂制作人和DJ 的身份正式簽約美國Tazmania 唱片公司。而西浦給了他這種個性發展、自由生長的土壤。”他笑道。

編輯:崔 凡
35选7开奖走势图表 快乐飞艇计划有软件吗 炒股模拟软件 360导航老时时 北京pk官方开奖结果 澳门线上博监察局 怎样炒股指期货 百人棋牌皇家炸金花 北京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 3d捕鱼来了工作室刷200万 时时彩平台推荐